职工教育服务热线:95723

最新版《职业技能提升行动方案》提出2021年底高技能人才占技能劳动者的比例要达到30%以上,目前为29%——

职业技能提升“国家行动”1%背后还有哪些问题待解?

时间:2019-05-31 08:38


本报记者 李丹青

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职业技能提升行动方案(2019~2021年)》(以下简称《方案》)。

《方案》提出,到2021年底技能劳动者占就业人员总量的比例达到25%以上,高技能人才占技能劳动者的比例达到30%以上的目标。

2017年底,全国技能劳动者1.65亿,占就业人员总量的21%;高技能人才4791万人,占技能劳动者比例为29%。高技能人才比例距《方案》目标,尚有1个百分点的差距。这1个百分点的背后,还有哪些问题待解?记者采访了相关技能教育培训专家。

如何实现大规模?

——要解决“培训谁”和“谁来培训”两大问题

“长期以来,我国高级技工缺口很大,日本产业工人队伍中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则达50%,而中国这一比例仅为6%左右。”人社部职业能力建设智库技工教育专家、河北省邢台技师学院原院长荀凤元说,据相关行业人才机构调查预测,到2020年高技能人才缺口将达2200万人。

开展职业技能培训,《方案》的总体要求是“大规模”。那么,何为“大规模”呢?

当前,随着产业经济转变产生的新产业、新职业、新工种和新技术、新材料、新设备、新工艺层出不穷。荀凤元告诉记者,目前中国制造的产品正逐渐向高附加值产品过渡,新的就业岗位对高技能劳动力的需求将不断上升。

“在此情况下,劳动力供给与市场需求不匹配问题突出。”荀凤元介绍,出现了劳动者的职业技能类型、职业技能水平与产业、企业就业岗位要求不适应的矛盾,导致“普工剩、技工荒”和高技能人才匮乏。

《方案》提出,职业技能提升行动主要围绕三类群体展开,一是企业职工技能提升和转岗转业培训;二是针对就业重点群体开展职业技能提升培训和创业培训;三是针对贫困劳动力和贫困家庭子女技能扶贫工作。

大规模开展职业技能培训,在北京大学中国职业研究所副所长陈李翔看来,关键是要解决“培训谁”(培训对象)和“谁来培训”(实施主体)两个问题。

他认为,培训对象上,主要应是需要提升工作能力的企业职工和面临转岗转业的下岗失业人员。同时,兼顾需要提升就业能力的城乡未升学的初、高中毕业生、下岗失业人员、退役军人、就业困难人员,及贫困地区的农村劳动力。实施主体上,关键是如何调动企业自主开展职业技能培训的积极性,同时鼓励技工院校、职业院校、应用性本科院校和社会培训机构积极参与职业技能提升行动方案。

如何“有针对性”地培训?

——要发布紧缺职业(工种)目录,并据此发布培训项目

“要有针对性地开展职业技能培训。”对于《方案》中的“有针对性”,陈李翔认为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培训什么”(培训内容),二是“谁要培训”(培训需求)。“培训内容由培训需求决定,培训需求来自两方面,劳动者的就业需求和企业的用人需求。”

《方案》创新了培训内容,确立需求导向,围绕市场急需紧缺职业开展培训;围绕经济社会发展开展先进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等新产业培训,加大人工智能新职业新技能培训力度;围绕市场拓展、风险防控等创业指导培训。

“所有工种培训都要开展职业技能、通用职业素质、求职能力三方面的培养。”人社部技工教育专家、深圳第二高级技工学校原校长黄景容介绍,同时要将职业道德、职业规范、工匠精神、质量意识、法律意识和相关法律法规、安全环保和健康卫生、就业指导等8个要素贯穿职业技能培训全过程。

陈李翔认为,要建立职业技能提升行动项目发布机制,应通过调研,按年度集中发布紧缺职业(工种)目录,并要以紧缺目录为基础发布企业培训项目、院校培训项目和学徒培训项目,甚至可以实行季度滚动的动态发布机制。

“建立职业技能提升行动方案的培训内容开发机制。”陈李翔认为,要鼓励企业、院校、社会培训机构和第三方培训服务企业开展合作,以企业需求为基础开发培训资源,并采取购买开发成果和在线发布的方式提供培训资源。

同时,要建立职业技能提升计划培训项目质量评估机制,培训项目应指定关联企业进行质量评估。对需要进行职业技能鉴定的培训项目学员,应委托具有职业技能鉴定资格的企业进行考核评价。同时,将培训后的就业率作为重要指标列入培训补贴的重要指标。

如何达到补贴的“有效性”?

——要完善职业培训补贴机制,提升资金使用效率

“充分有效的资金保障,是这次培训行动的一大亮点。”原山东劳动技师学院党委书记、山东省智库高端人才入库专家崔秋立告诉记者,《方案》明确了对各类人员的培训补贴标准和渠道,基本实现培训对象全覆盖。

对此,黄景容表示赞同,《方案》涉及的各类职业技能培训全部体现政府资金的补贴,“符合条件的企业职工参加岗前培训、安全技能培训、转岗转业培训和符合初级工、中级工、高级工、技师、高级技师培训,按规定给予职业培训补贴或参保职工技能提升补贴”。

为鼓励劳动者参加培训,变“要我学”为“我要学”。《方案》提出有效政策,明确企业要为职工培训创造条件,与参训职工协商灵活调整工作时间,保障其参训期间的工资福利待遇。

“在核定职业院校绩效工资总量时,可向承担职业技能培训工作的单位倾斜”“职业院校在内部分配时,应向承担职业技能培训工作的一线教师倾斜,保障其合理待遇”……崔秋立认为,这是针对当前困扰院校开展培训的突出问题,调动院校和教师参与培训积极性的有效措施。

对提升培训资金的使用效率,陈李翔建议向实施职业技能提升行动计划的院校和培训机构按不同职业类别提供补贴,重点向实施企业新型学徒型的院校提供补贴,并将企业全员技能比武活动和行业性、地区性专项技能竞赛活动列入职业技能提升行动方案,以赛促训,对竞赛组织机构进行补贴。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